广发证券(01776.HK)

林治海因健康原因辞职,广发证券何去何从?

时间:20-04-22 18:07    来源:一财网

总部位于广州的龙头券商广发证券(01776)(000776.SZ)在4月21日晚间公告称,1996年加入广发证券的林治海因健康原因,于4月20日辞任总经理一职,而这一职位将由广发证券董事长孙树明兼任。

业内人士认为,对林治海而言,在广发证券期间最大的功绩在于2015年推动H股成功上市,从“草根券商”向国际化转型。然而他任内也经历了海外对冲基金亏损,以及广发证券作为保荐人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事件,2019年的150亿元增发计划因为到期而失效。

林治海时代以后,随着粤民投入主广发证券股东之一的辽宁成大,广发证券将会何去何从?这也给投资者留下一个很大的问号。中信证券(600030.SH)成功并购广州证券后,华南地区券业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阶段,业内人士预计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向龙头券商集中。

推动H股成功上市

广发证券公告于4月20日收到林治海的书面辞呈,其因健康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等职务,并不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林治海早期的任职经历主要在辽宁,而广发证券的主要两家股东吉林敖东(000623.SZ)和辽宁成大(600739.SH)也是来自东北。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林治海能够最终成为总经理的关键因素之一。

广发证券年报称,“林治海先生自2008年3月起获委任为我们的执行董事,2011年4月起获委任为我们的总经理。其主要工作经历包括:1986年7月至1991年12月任东北财经大学金融系助教,1992年1月至1993年5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分行助理经济师,1993年5月至1995年1月及1995年1月至1996年8月分别任辽宁信托投资公司经济师及投资银行部副经理。”林治海在1996年9月加入广发证券,1997年2月至2001年10月任广发证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

2010年2月12日,延边公路的停牌重组经历三年多时间波折,正式以广发证券的身份复牌。当时广发证券被称为“草根券商”。在广发证券时任总裁李建勇看来,“草根券商”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股权结构合理、管理团队与员工队伍稳定、机制灵活、自我调节能力强,股东结构无“一股独大”的问题。

股东基本不插手广发证券管理,不过跟他的前任李建勇有所不同,林治海在任总经理期间,推动着广发证券从“草根券商”走向国际化的金融集团发展路径。在2013年林治海就曾经提出雄心勃勃的分阶段计划:近期将广发控股(香港)打造成为境外投融资、产品创新、信息和境外业务人才的平台,加强境内外业务联动,提升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中期通过战略合作、并购等手段搭建全面的国际化业务平台,迅速形成服务中国实体经济国际化的一流业务能力,提高海外业务收入占比到5~7%,成为海外业务实力前五的中资券商;长期要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大力拓展亚太市场业务,实现海外业务收入达到20%以上,成为亚太区真正有国际影响力的证券金融集团。

2015年4月9日的牛市期间,广发证券成功发行H股,赴港IPO总募资金额将接近280亿港元,成为当年最成功的IPO项目之一。不过2015年之后,广发证券的国际化之路并不是那么顺利,海外对冲基金亏损事件,最终引发了独立董事对林治海管理团队的问责。

海外基金亏损,市值从第三到第八

2010年在A股借壳上市后,广发证券长期能够占据市值第三的位置。而随着国内多家大型券商轮番上市之后,十年过去了,截至4月22日收盘,广发证券总市值为1044亿元,在券商里面排名已下滑至第八位。

2019年3月26日,广发证券公告称:“Pandion基金于2018年12月31日的净值-0.44亿美元,2018年度亏损1.39亿美元,使得公司2018年合并净利润减少9.19亿元人民币。”2019年4月16日晚间,广发证券发布的《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九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在对林治海的问责以及董事绩效薪酬考核方面,有独立董事投出了弃权票。

“独立董事杨雄先生投弃权票理由:鉴于公司《关于对Pandion基金事件相关责任人员合规问责方案的报告》对林治海先生的责任认定和问责措施,后续个人责任仍有不确定性,故对《关于董事2018年度履职考核的议案》中3.5项投弃权票,对《广发证券2018年度董事绩效考核和薪酬情况专项说明》投弃权票。”另外,独立董事汤欣也投弃权票。

两个月多之后,林治海终于对相关事件作出回应。

2019年6月28日,在广发证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期间,林治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针对公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公司已对涉及到的经营管理层个别成员进行了问责,此外,涉及到的经营管理层个别成员退回2018年度部分月度固定薪酬。

一位曾经在广发证券任职的投行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林治海作为公司总经理,自然要对国际业务的损失负起责任。过去几年广发证券曾经高薪聘请过一批有丰富海外工作经验的人员,但一段时间后发现作用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想,后来这一批“海归”相当部分也就离开了。

粤民投入主辽宁成大后,广发证券何去何从?

在林治海任职末期,2018年经历了150亿元增发到期自动失效,辽宁成大第一大股东的变更,也让市场人士对广发证券的未来有新的猜测。

2018年12月26日,广发证券收到证监会出具的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1.8亿股新股,自核准发行之日(2018年12月17日)起6个月内有效。半年过去,广发证券表示,“在取得上述批复后,公司一直积极推进发行事宜,但由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变化等因素,公司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发行工作,该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2月10日,辽宁成大公告称,粤民投旗下韶关高腾拟受让辽宁成大5.18%的股份,加上此前持有的7.28%股份,粤民投合计拿下12.46%的股份,将成为辽宁成大的第一大股东。有分析称,“入主”辽宁成大,粤民投真正的目标或是辽宁成大持股的广发证券;不过韶关高腾则在辽宁成大的公告中称,“认可并尊重辽宁省国资委作为辽宁成大实际控制人的地位”。

此次增持辽宁成大股权的粤民投,其董事长叶俊英曾经一度在广发证券以及其持股的易方达基金任职高管。

针对中信证券成功并购广州证券,完善华南地区网点布局,深圳某知名券商高管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信证券本来的优势在于机构业务,广发证券在广州本来就扎根,如果这两者都加大华南地区业务拓展力度,那么就会一起挤压其他同行的份额,这可以让两者市场份额都扩大,受伤的最终只会是实力弱小的中小券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李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