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01776.HK)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时间:20-07-13 16:15    来源:和讯

“踩雷”“康美药业”案,广发证券(01776)(000776,股吧)被罚一事连登各大财经头条。根据公开资料,和讯网发现,广发证券去年累计被罚高达8次;另外,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广发证券曾有三名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踩雷“康美案”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

近日,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发证券)披露了关于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的公告。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公告显示,2020 年 7 月 10 日,公司收到广东证监局《关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 取责令改正、限制业务活动、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监管措施的事先告知书》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2020〕1 号)。

“经查,我局发现你公司在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药业)2014年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项目、2015 年公司债券项目、2016 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2018 年公司债券项目、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7 年可交换公司债券项目中未勤勉尽责,尽职调查环节基本程序缺失,缺乏应有的执业审慎,内部质量控制流于形式,未按规定履行持续督导与受托管理义务。”

上述行为违反了《保荐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债券管理办法》第七条、第四十 九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二条的规定。

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第七十条,《保荐管理办法》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债券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第 六十三条的规定,

“我局拟对你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 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 个月、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 其中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具体为:限制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欧阳西领取2014 年度、2015 年度、2016 年度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限制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秦力领取 2017 年度、2018 年度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已领取部分应全部退回公司”,上述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显示。

另外,和讯网注意到,除了上述高级管理人员被限制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外,还有数名相关人员被处以10到20年不等的“不得担任证 券公司投资银行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不得担任证 券公司债券承销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等。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其中,“认定何宽华为不适当人选,自监管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 20 年内不得担任证 券公司投资银行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认定李贤兵为不适当人选,自监管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 20 年内不得担任证 券公司债券承销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认定陈家茂为不适当人选,自监管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 10 年内不得担任证 券公司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等。

去年被监管处罚累计高达八次

和讯网注意到,除了上述在“康美案”中,广发证券被查实违规之外,其还存在其他违规行为。其中,仅在去年一年,广发证券就被监管累计处罚高达八次。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广发证券披露的2019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内,广发证券累计被处罚8次。

处罚一:2019 年 3 月 25 日,公司收到广东证监局《关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20 号),指出公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 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广东证监局依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处罚二:2019 年 4 月 19 日,因公司存在以低于成本价格参与公司债券项目投标的情形,广东证监局向公司 下发了《关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 28 号),责成公司对相关问题予以改正,提交整改报告,并严格追究相关责任人员责任。

处罚三:2019 年 6 月 20 日,因公司对广发控股香港风险管控缺失、合规管理存在缺陷、内部管控不足以及 未做好广发控股香港月度数据统计工作,向监管部门报送的数据不准确的问题,中国证监会出具了《关于 对林治海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中国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15 号)。

处罚四:2019 年 8 月 5 日,因公司对广发控股香港风险管控缺失、合规管理存在缺陷、内部管控不足以及 未做好广发控股香港月度数据统计工作,向监管部门报送的数据不准确的问题,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关 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的决定》(中国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31 号)。根据该限制业务活动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限制增加场外衍生品业务 规模 6 个月、限制增加新业务种类 6 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处罚五:2019 年 10 月 16 日,因在担任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保荐代表人过程中,未勤勉尽责, 对发行人客户、供应商、股权转让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违反了《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第四 条的规定,公司保荐代表人刘某、袁某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对刘某、袁某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中 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40 号)。

处罚六:2019 年 11 月 21 日,因在保荐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过程中,保荐代表人未审 慎执业,未勤勉尽责,未能督促发行人完整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违反了《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 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公司及相关保荐代表人玄某、杜某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及保荐代表人玄某、杜某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 书〔2019〕50 号)。

处罚七:2019 年 12 月 10 日,因公司武汉珞狮路证券营业部配备的信息技术人员从事了营销活动,违反了 《关于加强证券经纪业务管理的规定》第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该营业部收到湖北证监局《关于对广发 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武汉珞狮路证券营业部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湖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2019〕41 号)。

处罚八:2019 年 12 月 17 日,因存在合规部门中具有 3 年以上相关领域工作经历的合规人员数量占比不足 1.5%、部分合规人员薪酬低于公司同级别平均水平等问题,违反了《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 规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对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 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57 号)。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三名员工利用东方国信(300166,股吧)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去年发布的《张晋阳、钮华明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8)沪02刑终1368号。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认定:

2009年,时任广发证券投资银行部(以下简称投行部)总经理的被告人钮华明及副总经理刘某2接受东方国信实际控制人管某某、霍某某的上市咨询,后广发证券承揽东方国信IPO项目。2009年10月至2010年11月,广发证券指派投行部的被告人张晋阳、陈德兵等人组成项目组进入东方国信开展IPO项目。其中,张晋阳作为保荐代表人,全面负责东方国信IPO项目的材料撰写等工作,并在保荐代表人或辅导人员处签名;钮华明代表广发证券与东方国信签订《辅导协议》、《承销暨保荐协议》等,参与东方国信IPO项目的立项会、内核会并行使投票权,且在相关材料的保荐业务部门负责人或辅导机构负责人处签名;陈德兵主要负责东方国信IPO项目招股说明书中非财务部分的撰写等。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其间,2009年9、10月,刘某2利用东方国信客观的增资需求与该公司董事长管某某商议入股东方国信,并要求该公司如不能上市则按原价回购股份。管某某为确保公司顺利上市和利益捆绑,同意增资扩股200万股。后经刘某2分配,张晋阳、钮华明、陈德兵在履职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及所获取的信息优势,在东方国信拟上市期间增资扩股的关键阶段低价投资入股。其中,张晋阳于2009年10月出资人民币100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购入25万股;陈德兵通过周某2、郑某夫妇筹资60万元于2009年11月购入15万股;钮华明于2009年12月出资100万元购入25万股。其余股份由刘某2及赵某、成某等人出资购入。上述200万股由刘某2安排王某3、金某代持。2010年2月,王某3名下股份转让给毛某某代持。

2009年10月,张晋阳在尽职调查及办理东方国信增资扩股200万股期间,发现东方国信需要资金补缴管某某、霍某某的个人所得税及剥离亏损企业。经张晋阳建议,东方国信决定以9元/股的价格再次增资扩股80万股,并同意由张晋阳寻找入股对象。张晋阳安排自己及王某1等人投资入股,并安排王某1妻子张2代持股份。其中,王某1出资315万元购入35万股,李飞出资270万元购入30万股,尹某某出资80万元购入8万股,张晋阳出资55万元购入7万股。

2009年10月29日、11月19日,东方国信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第一届第四次股东大会,同意增加新股东王某3、金某、张2,三人以货币形式出资,按3.68元/股认购公司增发的普通股105万股、95万股、80万股。2009年11月17日、18日,东方国信收到王某3、金某、张2注册资本金280万元,溢价部分(资本公积金)750.4万元。另张晋阳以现金形式将张2的425.6万元陆续交到东方国信用于缴纳管某某、霍某某的个人所得税及剥离亏损企业。

2011年1月,东方国信首次公开发行A股通用股票,发行价格为55.36元/股。2013年及其后,张晋阳、钮华明、陈德兵以毛某某、金某、张2名义代持的股票解禁后由王某3丈夫陈某1、王某1等人操作抛售,张晋阳合计获取收益2,400余万元、钮华明获取收益1,200余万元、陈德兵从中获取收益460万元。

另经查明,2012年7月至2014年1月,张晋阳利用负责东方国信持续督导工作的职务便利,提供各类发票、以东方国信员工马某某的名义报销,收受东方国信给予的好处费共计20余万元。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评判,上诉人张晋阳、钮华明以及原审被告人陈德兵的行为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根据《证券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从业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参与股票交易的其他人员,在任期或者法定限期内,不得直接或者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也不得收受他人赠送的股票。”

另外,《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张晋阳、钮华明、陈德兵受广发证券指派,进入东方国信开展IPO项目,分别负责IPO项目的相关材料撰写,签订《辅导协议》、《承销暨保荐协议》,参与立项会、内核会、行使投票权等,具有职务上的便利。张晋阳、钮华明、陈德兵作为保荐机构的从业人员,应当遵守业务规则和行业规范,诚实守信,勤勉尽责”。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但是,三人利用帮助东方国信上市的职务便利,通过开展IPO项目过程中获取的重要信息,在东方国信拟上市、增资扩股的关键阶段,低价突击入股,将自身利益与拟上市公司利益进行捆绑,属于以交易形式非法收受东方国信给予的巨大股权利益,价值分别为220余万元、190余万元、110余万元。三人的上述行为背离了保荐机构专业人员应具有的客观、公正和独立性,影响了保荐机构对拟上市公司风险的客观判断,侵害了投资者全面了解信息的知情权,破坏了公平公正的证券市场秩序”,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评判认为。

广发证券多个违规面:踩雷“康美药业”被暂停保荐资格6个月、去年累计八次被监管处罚、曾有员工利用IPO项目“中饱私囊”、受贿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张晋阳、钮华明以及原审被告人陈德兵身为广发证劵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责任编辑:孙谋 )

看全文